没有名字的人

那只没有名字的红眼睛白兔子

不管是惠风和畅的天气,还是凄风苦雨的时节,也不管是天色微晕的光景,还是渲染如墨的午夜,每次我回到家里,都会在窗外的那片草地上看见她,看见那只没有名字的红眼睛...

子在川上逸思飞

没有名字的人

这都市里难得的自然之音,带着一种久违的温柔,轻,却持续地撼动着我,几乎叫人落泪。 没有名字的老人们,在结束耕种和浇水后,从这里直起身子,也从这个角度,久久...

新民晚报